美国大选做极坏示范 彻底割裂政治与道德

2016/11/2 10:32:54浏览:9390
分享到:

美国大选,精彩程度堪比美剧《纸牌屋》,暗黑中穿插着爱恨情仇和救国抱负,即将在11月8日迎来大结局,同很多国家和地区一样,天朝人民也在密切关注着这场美国大选。相信不少吃瓜群众已经备好小板凳了!

不过,我也相信有不少人与我一样对这不断反转的剧情感到厌倦。毕竟,这不是电视剧,这是真实的大选;毕竟,我们平头老百姓,对无耻和肮脏的容忍有限;毕竟,米国是目前世界上仍然唯一的超级大国,是曾经选出了林肯、罗斯福等杰出总统的灯塔国;

 

一场不正常的“艰难选择”

自本届总统大选开始以来,希拉里和特朗普黑料不断,两人也从未放弃任何“互黑”和狠狠互相伤害的机会,总是“说着说着就跑题开始人身攻击”。选“骗子”还是“疯子”?确实是个艰难的选择。

第二场电视辩论前特朗普被媒体曝出多年前出言侮辱女性的录音,此举被认为是希拉里蓄谋已久。而辩论时特朗普抓住对方“邮件门”不松手,并就希拉里的丈夫、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性丑闻等问题向希拉里发难,辩论会成了揭短大会。


 维基解密107日公布希拉里给华尔街银行家作有酬演讲的讲稿内容,显示她支持自由贸易和开放边境。在1019日的第三场电视辩论,特朗普因此在辩论中攻击希拉里鼓吹开放的移民政策。希拉里指责特朗普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“木偶”时,特朗普则一连声反驳说:“没有木偶,不是木偶,你才是木偶!”。辩论结束后,希拉里和特朗普甚至没有握手言和。在距离美国大选不到20天的情况下,双方紧张气氛可见一斑。


三场电视辩论结束后,希拉里支持率占上风,在她自信满满地认为已获胜之时,FBI重启对“邮件门”事件的调查犹如晴天霹雳,剧情再次发生大反转。

“如今的这场大选实在太过可怕。希拉里及其同盟者像一群永远在精心策划着什么的骗子,而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就像一群拥护私刑的疯子。”甚至有人直接称,这场选举如今已经成为一个“史无前例的笑话”。这场喧闹的大选似乎也让不少人心生厌倦,“幸好用不了几天,一切就结束了”。


有抗议者展示海报,将两人画成“双头怪”,表示不想给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投票。还有人手举海报,称美国政治制度存在缺陷,需要从根本上改变。

10月31日美国国务卿约翰·克里称,2016总统大选让美国在国际社会丢脸,也让他在推广所谓的“美式民主”时非常困难。

政治与道德彻底割裂

我们可以看到在美国这场大选中,政治人物已经完全抛开道德枷锁,为了达到目的无下限裸奔。

不少人认为,“政治就是一场游戏,在这场游戏规则中无所谓善恶、对错,有的只是阴谋,有的只是野心”。所以,以道德来要求政治,误解了问题的性质,是不务实不成熟的表现。我并不否认这些现象的存在。问题是,政治真的能与道德割裂开来吗?

我的答案是不能,说两个理由。第一、我们不能因为现实政治充满种种丑恶,所以把这种存在认为是合理的。有权就有理变成常识公理,整个社会会愈来愈失去道德批判性。如果有人将道德和政治割裂,并将政治简化为权力和利益的争夺。当这种观点被当作自明的事实并为越来越多人接受时,只会出现可怕的自证预言:道德从政治退场,大家觉得政治没有是非对错可言,道德的观点遂在公共生活中失去力量。结果是,人心日益败坏,权力日渐腐化,维系政治社群的道德纽带日趋崩解,人们不再对政治可以变好抱有任何信心。最后剩下的,正是最初所预期的暴力和欺诈。

第二、政治的核心问题,不是如何取得和行使权力,而是权力如何才具正当性。也就是说,我们不只是需要制度,更需要公平公正的制度,并确保行使权力的人,得到合理的授权监督。

拥有无上权力的政府,有责任向所有公民交代,它的统治的正当性基础是什么?人们该怎样说服自己去让一个人格败坏的的政客做为群体的领袖,这个人又凭什么证明自己能引领一个群体前行或驶向一个好的方向?难道是凭借无耻和狡诈?

一个不公正的政权,无论多么强大多么有效率,它在道德上都会有缺失,都很难得到公民真心拥戴,都很易出现正当性危机。

我无法预测特朗普或者希拉里上台会带领美国走向何方?但在这场大选中,他们的确为世界民主政治做了极坏的示范。


分享到:
网友评论 >>
  • 发表您的评论(1000字以内)
  • 验证码: